翻页   夜间
搜搜小说网 > 原来你也爱我 > 第106章 深情难自欺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txt33.net
    贺林宇对着季子翔使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后者笑笑。

    “不错啊小白,有进步,继续保持。”季子翔说了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之后,拿起要给王老师的资料,不负责任地走人了。

    贺林宇这么神经大条的人,都能感觉到办公室里尴尬的气氛正在快速地聚集着。

    温言耳朵红得都快滴出血来,而陆逸白有点心虚地望着温言。

    平日里张扬横行的陆大少,精致白皙的脸上竟然染上了一抹可疑的红晕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也害羞了?

    贺林宇有点怕弄巧成拙,没有继续说话。

    于是场面更加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突然有人敲门进来,叫温言帮忙一起去整理报刊。

    温言如获大赦,蹭地一下站起来,一溜小跑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剩下的两人,同时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陆逸白翻白眼,“你个傻逼,还带着翔子一起傻逼,弄得这么尴尬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你还好意思说,我们这是为了谁啊?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。”贺林宇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“瞎子都看得出来温言喜欢你,你到底怎么想的啊?我真是看不懂你,说你不喜欢人家吧,又那么护短,跟护小鸡仔似的护着她,说你喜欢人家吧,可你又好像一直原地不动,没有丝毫要跟人家发展发展的意思,你这样可不行啊。欸,说认真的啊,你到底喜不喜欢她啊?”

    陆逸白若有所思,抬眼茫然地看了看一脸焦急等着他回答的贺林宇,又垂下了眼皮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喜欢她,就赶紧追啊,温言多好啊,你要是不喜欢她,我可去追她了啊~”

    陆逸白瞪眼,“滚你丫的!”

    “看看,看看,你这就是喜欢人家!”贺林宇一脸了然。

    “放心我不跟你抢~”他有些猥琐地比划了一下,“你知道的,我喜欢那种,波涛汹涌的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个臭流氓,低俗!”陆逸白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切,就你高尚就你纯情!不是我说你啊,你平时那欺负我的劲儿哪去了?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怎么就那么怂了。你转移一下战地,把注意力放到温言那里,多去欺负欺负她啊~”

    贺林宇刻意加重了“欺负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!”陆逸白直接一个抱枕砸过去,“你懂什么呀,什么喜不喜欢欺不欺负,欸你压根不懂!”

    陆逸白有些心烦意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赶紧滚吧滚吧,劳资要睡觉了,你回你自己的地儿去,别老赖在我们这儿,烦不烦啊!”

    贺林宇被陆逸白一路推着推出了办公室,然后无情地关在门外,还落了锁。

    “靠,陆逸白你个大傻逼!”

    陆逸白整个人瘫在沙发上,拿抱枕紧紧捂住了自己的脑袋,透露着内心的抗拒。

    季子翔从王老师办公室回来,发现办公室门被锁上了,好在出去的时候随身带着钥匙。

    一开门,便看见只有陆逸白一动不动地躺在沙发上挺尸。

    陆逸白听到声音,从抱枕下面仰起头看了一眼,发现不是温言,有点庆幸又有点失望,继续拿抱枕捂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怎么只剩下你一个人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逸白应了一声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捂着抱枕的缘故,声音闷闷的。

    季子翔笑,抬腿踢了踢他搭在沙发扶手上的长腿,“看你这半死不活的样子,被小宇无情戳中心事,内伤了吗?”

    陆逸白重重吸了口气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他闹归闹,但在这件事请上,我同意他的看法。你别看他平时愣头愣脑的,在爱情上,人家可比你看得明白多了。”

    陆逸白默默拿开捂在脑袋上的抱枕,面无表情,神色黯然地望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,他也明白,他和温言之间,很多东西早就变了,他们之间的感情,早就无法用所谓的师徒之情来解释。

    陆逸白也不知道,他从什么时候,开始慢慢喜欢上了这个看起来平凡普通的姑娘。他很喜欢跟温言呆在一起的感觉,温暖的,安心的,踏实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真的能和温言在一起吗?他又要拿什么跟她在一起?

    众人眼中光鲜亮丽不可一世的陆逸白,其实不过是一个千疮百孔的懦夫。

    除却这身皮囊,他几乎一无所有。

    如果他真的是他最恨的那个人口中曾说过的“祸害”,他最不愿意祸害的人,就是温言。

    因为在乎,所以他不敢轻易踏出任何一步,不敢随便给出任何承诺,却又舍不得温言带给他的一切,刻意无视心中的矛盾纠结,心安理得甚至很自私地享受着温言所有的好。

    那样无声无息却又让他牵肠挂肚的好,他要怎么放得开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再也没有办法自欺欺人了。

    陆逸白坐了起来,抬头问季子翔,“我这样,太自私了,对吗?”

    看着他麋鹿似的、迷茫而受伤的眼神,季子翔有点不忍心说“是”。

    季子翔是最了解他想法的人,知道他心结何在,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陆逸白根本就是长不大的小孩儿心性,如果没有过去那些事情,他大概会是他们当中最灿烂阳光最无忧无虑的一个,而不会像现在这样,背负着那么多难与人言说的伤痛,连遇到自己喜欢的人,都有着那么多顾虑的心事,矛盾纠结,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曾经最严重的那段时间,季子翔觉得他根本就是一具漂亮精致的行尸走肉,随时都可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。

    温言的出现,让他身上多了“人”的气息,慢慢地,连笑容都热烈起来,带了暖暖的温度。

    那样的笑容,才是陆逸白真正的笑容,和以往那种,完全不同的笑容。

    季子翔开始理解并赞同戴璇的说法。

    她曾说过,造物主造出陆逸白这么个妖孽,给了他好的样貌、好的头脑,为了公平,不得不夺走了他太多的东西,可终究还是于心不忍,所以,把温言送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也许,温言真的是唯一一个能够拯救陆逸白的人,能够把他所有被夺走的幸福,极有耐心地一点一点补回来的人。
    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