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搜搜小说网 > 一婚到底,亿万老公宠妻无度 > 104.没有拆穿你的真面目,是我给你最后的一点善心
    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txt33.net
    

    最快更新一婚到底,亿万老公宠妻无度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伊,伊伊?”沈芩茹有些不敢确定,“是你吗伊伊?”

    伊伊沉默一瞬,声音冷淡,“现在是九点二十,从你那里到咖啡馆,最晚不会超过十点。”

    沈芩茹一愣,“伊伊,你是有什么事找阿姨吗?阿姨现在……煎”

    不待沈芩茹把话说完,电话那头就已经传来了冷漠的嘟嘟声戒。

    沈芩茹握着电话,一丝不安涌上心头,挂上电话,沈芩茹朝墙上的壁钟看了眼,最终还是脱了围裙,交代李嫂小心照看煤气上炖着的汤,拿了包,穿上衣服出了门。

    一月份是霖城最冷的季节,即便坐在打着空调的咖啡馆,伊伊还是觉得有些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沈芩茹来了。

    “女士,请问您需要喝点什么吗?”服务员上来询问,

    沈芩茹温和一笑,“给我一杯温水就好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您稍等。”

    沈芩茹回过头,伊伊并没有看她,而是拿着勺子轻轻搅拌着咖啡。

    “伊伊?”沈芩茹轻唤了一声,

    捏着银质小勺的手微微一顿,就听到她继续道,“你今天找阿姨出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阿姨?”

    伊伊轻喃一声,唇角勾出一抹冷峭,良久,放下勺子,抬眸,满目讽刺冰凉,“一个杀人凶手,却让被杀者的女儿,叫她阿姨?沈芩茹,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种勇气的?……还有这些年,你躺在我母亲睡过的那个房间,你半夜都不会噩梦吗?”

    伊伊的话来的太突然,太直接!

    沈芩茹脸色瞬间煞白,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小心女士!”服务员刚端上来的温水,因为沈芩茹那个突然起身的动作,霎时全部泼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女士,对不起对不起!”服务员一个劲的道歉,

    沈芩茹却仿若未觉,只惊恐的看着伊伊,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她知道了,她真的全都知道了!

    看到她这幅惊吓过度的样子,伊伊却笑了,“原来你还是知道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伊,伊伊……”沈芩茹的喉咙像是被人突然掐住一样,连话都几乎说不出口,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”这句话伊伊是对那名服务员讲的,服务员见两人气氛也不对,也赶忙离了开。

    看着依旧站着不动的人,伊伊扯了扯唇角,“不坐吗?还是你想让旁边的人都看热闹,顺便听一下你当年是如何杀死现任丈夫的原配,最后成功小三上位的光辉历史呢?”

    “伊伊!不要说了!”沈芩茹摇头,双目通红,颤抖的手臂一下抓住伊伊的手,恳求她,“不要说了,不要再说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腕上那只颤抖不止的手,伊伊是多想笑出声来,一行眼泪却已经顺着眼角滑了下来,被她飞快抹掉。

    不要说了吗?

    沈芩茹,你现在才知道害怕吗!?

    盯着沈芩茹的双眸也经不住泛出了一抹猩红,伊伊一点点抽回自己的手腕,深吸一口气,别开视线,冷冷道:“坐下吧,我暂时还不想闹的满城皆知。”

    沈芩茹整张脸苍白的跟白纸无异,终是收回了手,扶着桌子慢慢坐回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沈芩茹,你也不要以为我今天单独出来是想说一些原谅你的话,从知道你是那个插足在我父母之间的女人起,我就从来没有停止的恨你!厌恶你!更何况现在,你还做出了那样丧心病狂的事!”指尖掐进掌肉,她已经尽量让自己冷静,才没有说出太过分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之所以约你出来,而不是在我父亲面前揭穿你的真面目,是我不想让他知道,他爱了二十多年,同床共枕了整整五年的‘善良’女人!竟才是那个杀了他妻子的真凶!而这,也算是我给你最后的一点善心了!”

    “沈芩茹,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的话,你就该清楚要怎么做。我给你两天时间,两天之后,我在安平区警局门口等你,如果你不来,那就是我进去告发你。”

    ——我今天之所以约你出来,而不是在我父亲面前揭穿你的真面目,是我不想让他知道,他爱了二十多年,同床共枕了整整五年的‘善良’女

    人!竟才是那个杀了他妻子的真凶!

    ——沈芩茹,如果你还有一点良知的话,你就该清楚要怎么做……

    沈芩茹站在路边,耳畔还是伊伊离开前对她说的那番话,身体一个虚晃,如果不是扶住一旁的树干,她恐怕已经摔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没事吧?”旁边一个年轻女孩见她撑着树干,脸色煞煞白,不由担心询问,

    沈芩茹回头,眼神有些空洞,朝那女孩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谢谢。”

    绿灯通行,沈芩茹强撑着树干直起身,神情恍惚的穿过马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太太,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芩茹走进屋子,低嗯一声。

    “太太,你怎么了,脸色怎么这么差?”李嫂看着沈芩茹毫无血色的脸,忍不住担心道,

    沈芩茹收回心神,抬手捂了捂脸,强扯出一抹笑,“有吗?可能是刚才被风吹了一阵,有些头疼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这两天风这么大,太太你怎么还在风头里走呢,我去给你煮杯生姜汤吧,去去寒气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茂丰吃过饭没?”已经十二点多了,她不在,不知道他吃了没,

    “吃是吃了,不过吃的不多,现在在楼上休息,刚才还问了您去哪儿,后来打你电话也没人接。”

    电话?

    沈芩茹一愣,看向自己手上,才发现刚才出去时带着的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。

    苍白一笑,“上午煲的汤应该好了吧?我拿上去看他要不要再喝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,太太,你等一会,我去盛一碗,只有你在,先生才会多吃下去一些。”李嫂说完,笑着快步朝厨房走去,

    沈芩茹的心却像是被人狠狠擂了一拳,眼眶酸胀,手指颤抖的攥上胸前的衣服,胸口闷的她喘不上气来。

    阮茂丰不在房间,不用猜就也知道他肯定在书房。

    站在书房门口,努力调整好情绪,她才推开门。

    阮茂丰从办公桌前抬起头,看到是她,脸上不由扬起了笑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温和的目光,沈芩茹的心就像是被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有些事做错了,还能改,可也有一些事,一旦错了,就再无法弥补了。

    而她犯下的错,就是第二种……

    “跟你说了多少次,你也总不听,身体还没好就惦记着公司的事,你这样,身体怎么能好的快?”沈芩茹走到书桌旁,低垂的眼睑遮去了她眼底的情绪,握着瓷盅的手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轻颤,将瓷盅轻轻放到书桌上,

    阮茂丰并没有发现沈芩茹的异样,“你说的每句话,我都一直记在心里,而且我今天也不是为了公司的事,芩茹,这些年我一直不知道该为你做些什么,我的这个身体,我自己也清楚,不知道哪一天就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”沈芩茹猛地抬起头,因为他的话,心惊肉战,眼圈发红,“以后这样的话再也不要说了,知道吗?我不喜欢听。”

    知道她紧张担心自己。

    阮茂丰笑,“好好好,不说了不说了。但有件事,是我一直应该为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阮茂丰拿起桌上的文件,递给沈芩茹。

    阮氏珠宝公司股权转让协议书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标题的时候,沈芩茹的心就狠狠一跳。

    “法定代表人,阮茂丰……受让方,沈芩茹,阮微微……”几乎是在那一刻,沈芩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,“啪嗒”一声打湿在文件上,晕成一个圈。

    攥着文件的手颤抖不止。

    阮茂丰宽阔的大掌轻轻握住她的,“芩茹,不要拒绝好吗?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为你们母女做的了。”

    眼泪流了满脸,沈芩茹强咬住唇才没让自己哭出声,失了仪态。

    茂丰,如果,如果你知道,当年是我撞死的文兰,你是不是这辈子都不会再原谅我了?

    对我这样好的你,你让我怎么敢告

    诉你真相……

    怎么敢……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